阿里云和钉钉要进一步深入群众了

2020-09-22 1056 1 编辑:深圳App开发 来源:互联网

每年云栖大会的采访环节都很有意思。阿里云的话事人当然是坐在中间,而观察旁边配搭的其他人,往往能了解阿里云甚至整个阿里巴巴的技术输出在这一年里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去年的云栖大会采访,坐在阿里云总裁张建锋(花名:行癫)身旁的是来自芯片公司平头哥和来自内部技术中台业务的部门负责人。那一年阿里巴巴正在大力挖掘芯片、云计算、人工智能领域的大牛,同时通过阿里云来打通整个阿里巴巴的技术体系。 

“云钉一体”是阿里云过去一年一直在提的一个重要概念。2019 年在组织架构调整中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的钉钉,在整个阿里的战略中角色越来越关键。尤其是在 2020 年初疫情期间,钉钉用户和渗透率的激增,甚至让提出不久的“云钉一体”的内涵快速变化。

在最初开始讲云钉一体时,阿里巴巴更多还是在强调钉钉的协同办公能力。无招在各种场合翻来覆去地重复着“五个在线“。但疫情期间钉钉承接了阿里云诸多能力输出的任务,也进而让它找到了一个更重要和更准确的定位——整个阿里云智能的对外接口。

与此同时,钉钉开始服务越来越多的大型企业,这使得阿里云更多的解决方案能力可以通过它对外输出。因为从再早一点的情况来看,阿里云最近几年在拓展市场时采取的策略是在各个重要细分领域拿下最大的几家公司,做出标杆案例。但钉钉却更多是在服务中小企业。所以,当钉钉的大型企业客户增加,无招发现这些企业的需求很多,甚至很多是要“打造一个全新的贯穿企业内部所有系统的平台”,而这时候,这些用户需要的就是阿里云的整体的解决方案。

于是“云钉一体”的策略里,钉钉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简单做一个接口又不够了,它需要进一步变成一个平台,搭载着阿里云各种底层能力所拆散成的 API,让人们在这个平台上可以直接使用、拼装、复用。

无招在接受品玩等媒体采访时表示,钉钉做的事,其实是有很大的中国特色,因为“中国 99% 的企业都没有信息化,而美国 99% 企业都信息化了,美国软件公司、SaaS 公司非常大,100 亿美元以上的市值的一大堆。中国真正能付费做信息化的企业数量都是中大型,可能不超过 10 万家,而中国中小企业超过了 4300 万多家”。

这样背景下,钉钉做平台的意义在于“帮助中国大多数的中小企业,在零成本、零门槛的情况下直接进入云计算时代”。

“以前是买很多软件装在自己的电脑上,装在公司里用,现在使用钉钉之后,原来完全零基础,不懂软件,不懂技术架构,CRM、ERP 都不懂,但不知不觉完全计算化了,因为钉钉背后的支撑全是云,只是钉钉将云变得处处可及而已。”无招说。

行癫也表示,钉钉正在从直接提供能力,向变成开发者的新型平台做转变。“这是一个本质不同。”

“以前开发应用直接在操作系统上平地开发,但现在在这些能力上做组合性开发,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大大降低企业开发移动化应用的成本。很多客户在钉钉上开发了很多自己的应用,比原来信息化时代只要十分之一的成本都不用,这是与原来相比很大的不同。”

行癫形容,钉钉作为一个平台,最大的贡献是提高了敏捷性。无论是开发者的敏捷性还是组织的敏捷性。也就是说,真正日常要使用云能力的人,不再需要像开发者一样花精力去对整个技术的来龙去脉研究个底透。

事实上一种新技术从面向未来到真正成为人人可用的“日用品”,往往都会经历这样一个转折时刻——使用它的人不再需要用它那些从技术原理出发的逻辑来与它沟通。

比如 DOS 转成 Windows,人们就不再需要“照顾 DOS 的感受”,而是用更符合人类习惯的图形界面来利用这些技术。云也一样,当业界还在用最传统的 PaaS,IaaS,SaaS 这样的普通人一听就头疼的分层,来像技术人员一样一一对应布局生态时,阿里云已试图让它的客户不再关注这些晦涩的分类逻辑,而尽可能“傻瓜”式地直接从真实需求出发,需要啥就用啥。

“我们内部强调要有两个能力,定义问题的能力和创新性解决问题的能力。”行癫说。现在,在钉钉的平台定位逐渐明确,并成为阿里云直接对接大量个人用户的出口后,他也决定“重新定义云计算”。

“我们说的云,它不是简单的 IT 设施的云,我们的云是一系列数字技术的组合,这里面钉钉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随着“云钉一体”成为阿里云现阶段的“指导思想”,另一个变化可能会是对钉钉盈利的预期。据品玩了解,阿里巴巴包括钉钉在内的所有 tob 业务在“拿单”时会密切配合,并相互分成。但目前在财报中,钉钉依然被列在“创新业务及其他”项,而非“云计算”项。对于已经连续营收大涨、亏损下降、盈利在望的阿里云,是否对这个捆绑越来越深的业务有盈利计划?

“你问我商业模式,我真的不知道。”行癫说。“不是假的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就像当年我在淘宝,淘宝的前六年,出去别人问我最多的是淘宝怎么赚钱,我就是真的不知道。”

无招也坦言他们并没有路线图。“至于收入部分,我们在不停地做规模,不停地做不同的商业化探索。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钉钉,商业模式是自然而然的,就像淘宝,支付宝一样。”

虽然说不知道商业模式是什么,但其实行癫和无招都有一个答案,就是先做大规模。两人都有类似的经验可以挖掘。行癫称自己在负责淘宝时,“在内部反复创业”,曾经做了类似搜索竞价排名的招财进宝,但很快失败了。“后来明白,就是因为规模不够。你要收人很小的一笔费用的话,就必须规模够大。”而无招最初以社交工具后来者身份,带着来往去拼微信最终铩羽,但创办钉钉后作为企业沟通工具的头一家,最终实现遥遥领先,背后也指向“要先做大规模”这个逻辑。

因此,阿里云要通过钉钉,把自己从“上云就上阿里云”的技术设施,变为无处不在的“每个人的阿里云”。

App开发

本站文章均为深正网站建设摘自权威资料,书籍,或网络原创文章,如有版权纠纷或者违规问题,请即刻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欢迎您分享,引用和转载,但谢绝直接搬砖和抄袭!感谢...
关注深正互联
多一份免费策划方案,总有益处。

请直接添加技术总监微信联系咨询

2
5